搜索
  • banner2

    banner2

  • banner1

    banner1

页面版权所有:2015-2018 洛阳西电电力设备有限公司     豫ICP备1502106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洛阳

新闻中心

库存激增 铜价能否“死而复生”?

浏览量

    库存眼下已经成了铜市上方最大的乌云。几乎在短时间内,铜库存增长的态势已经白热化,目前COMEX铜库存已经升至近4个月高位。随着而来的,是铜价的接连下跌。截至昨日收盘,沪铜主力1610合约连续第五个交易日下跌,最低杀出36050元/吨这一两个月来最低价格。“空铜派”又一次卷土重来。
    国际投行分析师们对铜价的预估十分悲观,高盛分析师甚至给出17%跌幅的预期。铜市短时间内似乎难以聚集人气。
    海外库存激增铜市乌云压顶
    回顾这一轮铜库存增长,8月中旬以来,LME铜库存从203925吨大幅攀升至254700吨,增量近5万吨或25%,主要增长地区来自韩国和新加坡仓库,其中本周铜库存增长态势更是白热化。
    LME数据显示,截至8月22日,LME铜库存增加18750吨或8.9%,至229375吨,创7月6日以来最大增幅;8月23日LME铜库存增加10,700吨或4.7%,至240075吨,创1月29日来的最高水平;8月24日,LME铜库存增加14625吨或6.1%,至254700吨,刷新今年最高水平。
    那么问题来了,LME铜库存大幅攀升的原因是什么?
    国信期货有色金属部门负责人顾冯达表示,事实上,本轮LME铜库存增加主要是国内一些大型冶炼厂和贸易商交仓所致,由于铜精矿加工费高企及交仓补贴等利好因素推动,国内大型冶炼企业在有利可图之余利用铜精矿加工复出口手册的方式,将国内来料加工出来的精铜大量转移至LME交仓,推动LME铜库存出现迅猛增加,且后期LME仓库或还有部分库存将入库,不过随着出口盈利窗口关闭,预计整体后期交仓量将有所受限。
    此外,海关数据显示,7月份我国未加工铜和铜材出口量大幅攀升401.6%至75022吨,中国铜出口量大幅增加缓和国内供需矛盾,但也引发全球市场对精铜供应过剩的忧虑,进而压制国际铜价承压。
    铜价能否“死而复生”
    中国需求是决定铜价能否恢复生机的重要因素。
    顾冯达认为,目前国内铜产业的供给侧改革压力不及其他有色行业大,下半年铜精矿料维持偏宽松格局,国内整体供应压力难减,加上需求端外强中干,存在电力投资落实不到位的制约,后市更多依赖宏观政策博弈与流动性主导。
     另外,从铜精矿加工费来看供应变化,由于铜精矿建设周期较长,一般需要3-5年,受前期铜价高企资本支出较高影响,目前铜精矿供应迎来高峰,2016年铜精矿的长单TC为97.25元/吨,处于近年来高位,而现货TC受Grasberg,Cerro Verde和Las Bambas矿逐步达产影响攀升至110美元/吨附近,按照季节性规律,预计下半年粗炼产能利用率大约在78%左右高位,即精铜供应过剩格局下半年预计还将持续。
    但建信期货有色研究员余菲菲认为,或许不必对铜价过分悲观:一方面,全球铜市供应过剩局面正在改观,WBMS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全球铜市供应短缺19.7万吨,ICSG亦预估2016年全球精炼铜将出现13万吨供应缺口,在需求放缓背景下,供应短缺限制了铜价下跌空间;另一方面,铜精矿增产预期基本已实现,据统计下半年新增矿山有限,各大铜矿山成本继续下移的空间也有限,所以来自供应端增产方面对价格的压力实际上在不断削弱。
    “短期由于铜库存量骤增,铜价再度遭遇空头打压,但下跌空间亦有限,目前铜价已经触及自今年1月初低点4318美元/吨和6月低点4483.5美元/吨连接的趋势线支撑位,谨防空头回补。” 从期货走势来看,顾冯达表示,在2015年11月有色金属价格大多创下数年来新低后,行业动态供需在价格变化后的“再平衡”,以及市场利空被透支后空头离场,推动商品价格的在展开阶段性超跌反弹的修复行情,但当前多头信心主要来自国内外宏观环境偏宽松、行业供需动态改善、通胀预期及资金炒作等,而做空资金的主线逻辑——商品熊市周期、现货供大于求、隐形库存流出等因素威胁仍在,铜市反弹太多依赖货币宽松推动下的阶段性提振,供需面在中长期实质性改善仍缺乏足够的证据,其基本面相比其他有色品种来看缺乏亮点,沪期铜下方在34000—35000元/吨支撑可能面临考验,建议产业客户优先保值回避价格大幅波动风险,投机客户关注沽空机会,关注行业政策变化和市场资金流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