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banner2

    banner2

  • banner1

    banner1

页面版权所有:2015-2018 洛阳西电电力设备有限公司     豫ICP备1502106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洛阳

新闻中心

铜价反弹空间有限 最坏的时候还没到

浏览量

消息面提振作用有限 消费疲弱或将长期存在

景川:应该说,近期铜价的反弹,源于几个因素,首先是在前期进入到消费淡季之后,市场出现连续下跌,那么连续下跌之后市场有一定的超跌反弹的技术要求,同时我们看到美联储的加息的靴子落地,在这种情况下,前期的利空有一定的释放,那么美元也积极回落。这种情况下也促使了铜价的反弹。同时我们也最近听到市场的各种各样的消息,比如说九大冶炼厂联合限产35万吨的规模。同时又有市场有很多传闻,包括国储对于铜的收储,20万吨或者40万吨的收储的规模。

对于整个铜的市场,全球每年大概40万吨到60万吨这样一个过剩的或者是短缺的这样水平,这样的紧平衡的状态。如果说收储是在40万吨的话,那么对市场似乎有一定影响,但我们的结论对于市场的影响相对有限的。同时对于整个消费环节,消费环节其实是整体上应该说非常不足,我们知道随着我们现在进入到逆流期之后,整个消费的不景气。对于铜来说无非是电力行业、汽车、家电这几大块。

那么电力行业其实我们知道,今年的发电量,应该说从去年的应该说达到3.6%这样的水平,下到现在只有0.1的增长。这样的情况其实显示出在电力行业增幅相对有限的,而汽车、家电,其实我们知道都是属于暂浮状态,所以我们看到今年下游的加工企业,它的加工率年均不足60%,那就显示出整个需求非常差。

所以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上游的供给来看,还是下游的持续的消费状况来看,其实对于铜价的支撑相对比较有限的。整个逆转的条件并不成熟。

王东生:我同意景总的一些分析,但我认为对于铜价的分析应该有这么几点宏观的考虑。

就是铜的供需关系,脱离不了中国经济下行,这样一个态势。那么中国经济下行实际上就是两个调整,我认为,就是整个经济结构的调整,然后就是产能,就是产业结构的升级,那么产业结构的升级,现在说到的话,就是要保持铜工业适当的供给,也就是我们讲的供给侧的改革。然后要适当的扩大需求,现在看起来的话,整个铜的供需面是失衡的。

去产能恐动用行政手段市场化竞争短期难奏效

王东生:应该说近几年内,尤其是中央提出来想用两年左右的时间,最新的讲法,想用两年左右的时间,把这个产能过剩的问题解决掉,而且中央最近的经济工作会议的最新提法。五个方向,五种努力。第一个。

第一个目标就是去产能,第二个你的去产能要涉及到,部分企业的关停并转,而且还有一个就业的底线问题,所以从这个方面来看,我认为中央提出来去产能,方向绝对是没有错的。过去我经常讲,你这个产能简化就是三种手段,行政的、法律的然后市场的,现在看起来我们行政的,又回到了主导。

中国的情况不排除在一定时间一定周期,行政的力量会大于市场的力量,就是你讲的迫在眉睫,如果你不用行政的力量来解决这部分的过剩产能,现在你没有地方投了,所以现在看起来,在一定时间之内,我倒认为政府可能把行政的手段,又放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上。但是效果怎么样?我始终认为,要用市场的力量来配置市场的要素,这样改革的目的就是提高生产效率。

成本并非价格底线产能过剩促企业大打价格战

景川:其实我认为对于铜这个市场来说,因为毕竟是全球在经济一体化,价格一体化,经济一体化,这样的基础上,应该说内外流通非常充裕。所以导致的结果就是说我们自己如果假设产能,有可能一定萎缩的时候,国外一定会起来。?

主持人:而且我们刚才看到很多工业品的价格都在成本以下,已经在成本以下了,如果再叠加一些稍微利好的因素的话,你们倾向于这个价格未来的发展趋势会怎么样?王所长怎么看?

王东生:实际上这个价格,在产能过剩这样的一种经济业态下,为什么会产生价格只有更低的这种情况呢?

就是说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企业之间唯一的选择就是打价格战,打价格战的第一个结果就是只有比你更低才能求得市场的生存。

我有一个数据,你像去年的话由于打价格战,中国的有色企业,2014年亏损面是17%左右。到了今年,2015年1到10月份亏损面扩大到23%。还是10月份的,实际上我们铜是到了10月份以后暴跌很厉害,这样我算下来的话,由于打价格战的结果,导致了价格的低廉,企业带来的亏损,所以亏损面越来越大。

简单的逻辑就是这样,你没有比人家更低的价格,你的产品卖不出去,你的市场就被人家占有,你没有市场,就没有销售的主营收入,那么企业没有现金流,自然就倒了,就是这个道理。

景川:目前来看这种反弹的应该说延续性还是在继续,但我们看到实际上是减产上行,换句话说大量的是靠空头回补导致的价格上涨,毕竟在整个市场都处于修复期的过程中,对铜价也有一定周边的支持,所以铜价我们认为在三万七之上空间虽然不大,但还会有不断的向上测试。

行业出现负增长最坏的时候还没到

王东生:如果要反弹的话,春节以后,按照惯例是有一波的,但是明年也够呛,确确实实需求很弱。2015年春节,4月份到3月份,实际上是创下了我们国家,这几十年来铜消费需求的新低。就是无锡这一带、苏州这一带的铜企业订单的接单量,只相当于前年同期的40%。所以我专门调研了一下,我说这个情况下降的太厉害,但到五月份有所回升,但还比去年同期订单减少30%。

景川:现在行业出现负增长这是很多年都没有见到过的。

王东生:从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来看,我认为最坏的时候还没有到。我认为还没有到。因为我们整个全球有500种工业产品,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有225种产品,产量是全球第一。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起来,确确实实是最坏的时机还没有到来。所以铜企业讲,肯定要抓紧战略的调整,战略的转型,成本的管控,风险的控制。只有这样,渡过这个难关。然后再寻找新的春天。

景川:消费端和供给端利用这个比如说金融工具实现它的一些对冲对于企业经营还是比较有利的。